今天是 2020年12月04日 星期五
首页 今日和田 本地新闻 政务公开 旅游观光 领导分工 工业园区 招商引资 在线办事 网上信访
首页 » 今日和田 » 社会生活 » 正文

每分钟为4名患者配药,2000人零误差!这支“药师英雄”队伍里有2个新疆小伙

日期:2020-03-02 16:48  来源:天山网  浏览次数:31887
打印

【字体:

程志军(左一)和郭亚可(左二)与其他药师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天山网讯(记者刘萌萌报道)每天上午12点半到2点、下午4点半到6点,是药师程志军和郭亚可最忙的时候。

身处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他们,一个来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医院,一个来自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2月4日随医疗队前来支援。

按照方舱医院的工作流程,医生每天上午、下午各查房一次,查完房后,会通过计算机系统下达医嘱。也就在此刻,一批批用药申请会纷纷送达药房。程志军与郭亚可要对照医嘱,迅速分拣出不同区域患者所需要的药品。

这意味着,从收方到药品出库、分拣,每个患者处方留给他们的处理时间只有十几秒。

药师郭亚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仅花四天平地建起一座药房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是武汉规模最大的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随着方舱医院的开放,10名来自四川、上海、北京、陕西、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江苏6支队伍的药师分成几个班次,为这些患者提供专业药学服务。相较于医生,药师对药物的肝肾毒性等副作用、药物代谢以及药物间的交叉反应更加了解,可以有效帮助医生选择针对性强的药物,并将药量调整到最佳剂量。

24岁的程志军和34岁的郭亚可,便是其中的一员。

“刚来这里的时候,指挥部给我们一排房间,说这就是你们的阵地,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我们面面相觑。摆药架呢?药物目录和清单呢?那开箱器和螺丝刀总该有几把吧?得到的答案是,对不起,时间紧,任务重,能提供的只有这些。”郭亚可说,药房里摆着从四面八方支援来的药品,药师们化身搬运工、设计师、程序员,协助运到方舱医院的药品入库,再根据使用频次,按照区位摆放、进行物资清点、协调特殊用药库存等工作。

“先安装冰箱组件,没有说明书,我们就摸索着来;要绘制药品分布图,没有电脑绘图,我们就手绘,没有什么事是完成不了的。” 程志军说。

4天后,方舱医院平地建起一座药房。

随后分工、排班,2月8日,药师们正式进入药房开始为患者服务。

“药师每两人一班,从早8点到晚8点,每班12小时。其间为了不上厕所,我们大多是提前4个小时就要禁食禁饮,一般一天就在出发前和回到驻地完成一整套消毒流程后,才能安心吃上一顿饭。”程志军说,这样一方面是为了最大限度节省防护服等医用资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忙碌无法按时吃饭。

每分钟为4名患者配药,2000人零误差

药师郭亚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毕竟是到了陌生的环境,我们得尽快熟悉药房,所以前两天一到药房,我就默默背诵药品摆放的位置,每天睡觉前多看几遍药品分布图,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药品。”郭亚可说。

尽管心里有了准备,刚刚工作没多久的程志军还是被眼前空旷展区里有序排列的上千张床位震惊了。

“我们刚到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时候有800多名患者,没几天就住满了,达到了2000人。”程志军说,最忙碌的时刻来了。

作为当班药师,需要迅速统计出ABC三个区域共计2000名患者所需药物,快速打印出明细,一边对照医嘱,一边开始配药。每完成部分药品配置后,两人交叉互检,以确保每一份药品与医嘱相符,保障患者用药安全。

“方舱医院收治的尽管都是轻症患者,但一些病人本身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性基础病,这时候再采取之前的用药方式很有可能产生不良反应。医生和护士很多都是医疗队的队员,大多是呼吸科、重症科的医护人员,这时候就需要药师及时进行方案调整。”郭亚可说。

“有些常用药比如氯喹,因为用药说明全是英文,有些护士看不懂,就来咨询我们,问这个药怎么吃?有没有不良反应?我们就一一解答。”程志军说,碰到有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会迅速将疑问发到全国支援湖北一线药师微信群,很快便会得到回复。

“药师们建了一个群,把全国各地到武汉支援的近40位药师联络起来,和后方的专家团一起实现即时咨询、互通有无、资源共享,为患者服务。”程志军说。

“记得一次值夜班接到一个护士的电话,说是一个患者脚受伤了,伤口比较深,需要打破伤风针。当时,药房没有,我就赶紧向群里求助,很快中南医院的一个药师把药送来了,总共花了不到20分钟。”程志军说。

药师们曾经算过,每天面对2000名患者,高峰期平均每分钟需要为4名患者配药,尽管要求速度,但每一个药师都不敢掉以轻心。

“就像药师杨勇说的,我们每天面对各种病人,无论是指导用药还是发放药品,都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这不像算术题,做错了还能修改,这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每一种药都直接关系着患者的健康。”郭亚可说。

程志军(左一)和郭亚可(左二)与其他药师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疫情后,一定要和爸爸喝一杯

“他比我大,我都叫他哥,在药师里,我们都来自兵团,得互相照顾。”程志军说,尽管和郭亚可相差10岁,但两人曾数次持续12小时值班,早已结下了友谊。

“药师们最怕上大夜班,连续12个小时不能睡觉,武汉的深夜格外寒冷,坐在电脑前,我们就默契地抖动着双腿。记得一天晚上,我们俩聊天,我说这几天感觉好累,志军立马说,‘哥,你要是累了,我替你值夜班,我年轻能抗。’”郭亚可说,这句话让他感动至今。

不久前,程志军收到了父亲的一封信。信里写道:“爸爸妈妈和奶奶等着你胜利回来,一起照全家福,一起吃团圆饭。悄悄告诉你,我已经把最好的酒藏起来了,到时候咱爷俩好好喝几杯。”

“我爸是个很严厉的人,从小到大我们交流很少,也只有逢年过节才一起喝酒,这次看他写这么多话,心里的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程志军说,这几天,他正着手写回信,打算给父亲讲讲自己这一个月在武汉的经历,也期待回到新疆后和爸爸喝一杯。

因疫情需要,新的方舱医院将对药师团队进行抽调。目前,10人的方舱药师团队陆续调走6人去往其他一线,程志军和郭亚可依然坚守着。

“因为工作都得穿隔离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其实很多药师我都不知道长什么样,2月12日深夜,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药学部药师黄国鑫写了一封暂别信,信中相约:‘期待我们10人药师团队,在胜利时,到武汉大学赏樱花!’”程志军说,自己也期待着这一天。

我要纠错